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 手机版
热评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

男子免提通话向家人说3遍被骗进传销 遭殴打身亡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精选新闻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1-03
摘要:原标题:湖北男子被骗传销组织求救失败被殴打身亡误入传销组织的湖北青年王海涛,失去最后向外界求救的机会。此后,与家人失去联系。一审判决书显示,2014年1月2

  原标题:湖北男子被骗传销组织 求救失败被殴打身亡

  误入传销组织的湖北青年王海涛,失去最后向外界求救的机会。此后,与家人失去联系。

  一审判决书显示,2014年1月22日,王海涛在浙江省杭州市桐庐县圆通寺附近一传销窝点表示要打电话,传销人员肖兵把他带到小房间用免提通话,与妻妹聊起家常,之后他连说3遍被骗进传销组织。

  上述判决书显示,求救败露后,王海涛哭着求离开,看守的三名传销人员均未理会。经传销头目谭祖爱、陈夫、杨胜友沟通,王海涛执意不愿加入传销组织。谭祖爱抓住王海涛衣领,用脚踢小腿两脚,杨胜友踢踹身体,王海涛突然身体侧倒头部撞墙后半躺靠在墙边。1分钟后,他脸色苍白呼吸困难,直至死亡。

  随后,王海涛尸体被上述人员运送至杭州市桐庐县瑶琳镇深山掩埋。3年后案发,王海涛尸体才被挖掘出来。

  2017年12月25日,参与殴打、埋尸的4名被告被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王兴,犯故意杀人罪、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非法拘禁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被告人陈夫、谭祖爱,犯故意杀人罪、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非法拘禁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被告人杨胜友,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

  2018年4月19日,浙江省桐庐县人民检察院依法以非法拘禁罪对郭亮(骗王海涛进入传销组织的人)提起公诉。

▲钟道琼发布在QQ空间的王海涛照片。受访者供图

▲钟道琼发布在QQ空间的王海涛照片。受访者供图

▲2017年1月,桐庐警方在桐庐县瑶琳镇大庙村敖岭山找到王海涛的遗体。警方供图

▲2017年1月,桐庐警方在桐庐县瑶琳镇大庙村敖岭山找到王海涛的遗体。警方供图

  最后通话

  2014年1月22日中午,钟道琼在回老家的长途汽车上,接到丈夫王海涛的电话。王海涛问妻子在干嘛,钟道琼说正晕车,让其稍后打来。王海涛没说什么,很快挂断。

  这是王海涛生前打给钟道琼的最后一个电话。半个月前,他告知妻子,好友郭亮约其至杭州做隧道工程。

  钟道琼回忆,电话中丈夫语气平和,听不出正在干嘛,“平常电话也就说这么多。”按丈夫此前的说法,他此时应该在杭州跟着好友做工程。钟道琼说,几天前,丈夫来电话称,说需要两万元包工程,但过了几天又说不需要。

  她没有起疑,理由是数年前有一次丈夫说要几万元包工程,但后来又说工程不好,借钱的事情也不了了之。钟道琼没料到,此时的丈夫已被郭亮骗到桐庐,深陷传销。

  王海涛1986年出生于湖北广水农村。母亲彭艳菊称,王海涛是家中长子,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王海涛6岁那年,生父因患肝炎无钱医治,最终病情恶化死亡。彭艳菊脚亦有残疾,一家人的生活顿时陷入困境。王海涛9岁时,彭艳菊拖着3个孩子与现任丈夫熊一全结合。

  因家中贫困,王海涛只读到初中便至老家一窑厂做窑工,直至赴广东打工遇上钟道琼。

  2003年,17岁的王海涛在广东东莞一家塑胶厂认识了年长4岁的钟道琼,两人很快交好。一年多后,钟道琼带着王海涛回四川老家成婚,王海涛做了上门女婿。

  婚后,钟道琼于2006年和2008年分别诞下儿子和女儿,而王海涛常年在外打工,每年仅回家一两个月。至儿子6岁后,钟道琼也外出打工,夫妻俩有时在一处工作,有时又分隔两地。至2014年春节前夕,王海涛在广东韶关做隧道工程,钟道琼则在东莞做手机模具。

  “他非常省吃俭用,从不乱花钱。”钟道琼说,从未听过丈夫抱怨辛苦。“他非常疼爱两个孩子,说一定要努力挣钱,供他们读大学。”

  自从做隧道工程后,王海涛的收入有了改观,如果工程顺利,每月能挣六七千元。但在事发前一年,钟道琼听王海涛抱怨工作不顺的次数多了起来。“工期越来越短,挣钱越来越少。”

  钟道琼说,王海涛去韶关前,她曾建议丈夫回老家做点小生意,或者学个驾照开货车。但王海涛未听从妻子的建议,坚持去了韶关,随后去桐庐杳无音讯。

  2014年春节前夕,钟道琼还埋怨王海涛,“过年了咋不回家?”王海涛回答,回家也没事,不如趁过年多挣点钱。钟道琼没有坚持,“我们家里穷,能多赚点钱也好。”

  “电话打坏了”

  挂断妻子钟道琼电话后,王海涛打通了钟道琼妹妹钟道兰的电话。当时,钟道兰正在摩托车上,呼啸嘈杂中,王海涛与小姨子聊了几句家常。紧接着,电话中传来一阵嘈杂声,还没等钟道兰反应过来,电话就断了。

  一审判决书显示,王海涛当时的通话地点在浙江省杭州市桐庐县圆通寺附近一传销窝点。传销人员肖兵(化名)把他带到小房间用免提通话,与妻妹聊起家常,之后王海涛连说3遍被骗进传销组织。

  杭州市人民检察院办理此案的公诉人赵梅梅透露,本案中传销组织虚假宣称跟天津天狮生物发展有限公司合作,销售各种养生食品、保健产品等,每组产品2800元,但无实际产品交易。组织内分总管、经理、大主任、小主任、管家等层级,实施逐层管理。

  在此传销组织中,多数组织成员均系此前被亲友骗入,在组织胁迫或成功洗脑之后,又继续欺骗他人进入。王海涛是由工友郭亮以做工程为名骗入,而郭亮由朋友胡常聪以同样理由骗入。

  胡常聪一审辩护律师杨芳琴介绍,胡常聪进入传销组织后,传销成员给其洗脑称,只要出钱购买产品,月收益能超过20%。胡常聪在缴纳6万多元后,果然在一个月内收到了1.9万元的所谓“收益”,随后其对传销组织深信不疑,又将儿子、妻子骗入。

  钟道兰忽略了姐夫王海涛的求救信息。当日晚,钟道琼姐妹、其他亲友相继给王海涛致电,电话一直关机。家人们相互宽慰,“说不定就是手机没电了。”

  一审判决书显示,求救败露后,看守的传销人员肖兵抢过王海涛的手机,扔到地上,另一传销人员廖年捡起、挂断,取出电话电板。廖年叫来两人与肖兵看守王海涛,并扇王海涛两记耳光让其靠墙蹲下。

责任编辑:精选新闻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2016 精选头条新闻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沪ICP备16054515号-7  技术支持:多米互动

电脑版 | 移动版